蕃茄田艺术 让我成为更好的自己

2019-04-26 17:23栏目:艺术
TAG: 艺术

  在剑桥上学的时候,正好赶上剑桥800年校庆。盎格鲁-萨克森风格的古老建筑,上演了一场又一场的灯光秀。乖张的艺术、张扬的色彩,通过灯光回忆着剑桥800年的名家与历史。“这是我第一次身临其境地感受到艺术的惊心动魄。”而它,就像是剑桥的灵魂渗透在这近千年的建筑当中,感染着每一位学生,多年后变成他们的一部分。这,应该是教育的意义。

  她说,上名校,并不是教育的终极意义。好的教育,并不是单一的传授一种知识,一种技能。它携带着,我们可能容易忽略的价值。孩子的自我认同感、自信心、冒险精神、不畏失败的勇气、热爱生活的能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时隔4年,当我第一次看到蕃茄田艺术的时候,我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种灵魂上的教育。”在韩东方看来,蕃茄田艺术不是单纯的美术学校,教给孩子们画画的技能。“蕃茄田艺术的孩子,眼睛中应该是有光的。”

  从小在呼和浩特学习成长,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上海的最高学府——上海交通大学。本科毕业,又进入世界级名校——英国剑桥大学继续深造。

  孩提时候的心思很单纯,“满足父母的期待,成为他们想让我成为的那类人,就行了。”所以,父母要她拼劲全力去读书,她就拼尽100分的力量去学习。

  试问自己究竟喜欢什么?这么多年,她竟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可能有想过,但那种欢喜也并不强烈。

  她说,有时候会感觉自己似乎是倾向于做某些事,但是在选择专业和工作方向时,还是不会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会听父母的话,选择一些热门的专业。

  站在剑河河边,看着几只白天鹅从远处飞来,沿着水面缓缓着陆,姿态优雅万分。韩东方惊觉:“原来人还可以这样自由地活着,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思考,可以很自信地站在讲台演讲自己的project,听台下阵阵的掌声。”她将剑桥的美形容为“惊心动魄的美丽”,这座城市里的每一块石头、彩色玻璃、溪流、草地、树木和花朵都被安排得如此错落有致,以便于更好地学习,而这种学习是一种全能的培养。

  “剑桥的学习,与国内是全然不同的。”刚到剑桥大学那会儿,是韩东方最为痛苦的日子,因为“我完全不适应。”国内苦读多年,她早已习惯了每天上课、听讲、记笔记、写作业,按部就班,一成不变。

  可是剑桥的好成绩考埋头苦读是没有用的,它需要思考,需要有属于自己灵魂的东西。“学生要写大量的论文和承接很多的项目,用理论分析实战去证明自己的能力。”

  是的,剑桥很美,在那里有花园、有树、有河水、有草地、有图书馆、有博物馆、有教堂、有酒吧,但是对年轻人而言,看见这些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有一个智慧的头脑,不是为了一场辩论,而是为了配得上这方水土这块历史,配得上自己明明白白的青春。

  她自嘲地一笑,说,也是那个时候,萌生了一种要改变传统教育模式的想法,于是我走进了蕃茄田艺术。

  “我在金融行业做得风生水起,却突然辞职要转行去做教育。别人以为我是一时兴起,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准备了很久。”

  其实在此之前她了解了不少早教机构,一直没有心仪的。直到4年前,认识了蕃茄田艺术。“走进课堂,我诧异了一下,这不是美术课吗?难道我跑错教室了?”老师在跟孩子们讲宇宙的故事,利用养乐多的空瓶子让孩子制作心目中的宇宙飞船。

  后来,在蕃茄田艺术的教育年会上了解到,在蕃茄田艺术的核心理念中,“孩子”就是一个与生俱来的探索者,通过艺术教育,让孩子建立起自己的创造力思维方式和系统,发现自己,建立自我的认同与独特的价值观,成为独一无二的个体。

  “它也不是单纯的美术学校,教给孩子们画画的技能。”它就像个载体,围绕着艺术、人文和生活三大主轴,为孩子的创造力思维培养提供艺术的理论和技术支撑,帮助孩子建立人文素养和共感能力。让孩子打开视野并培养感受力与同理心,保持面对多元文化的开放心态,并通过创作进一步深化孩子的观察力与应用能力。

  “那一刻,我明白,我找到了。”不是一见钟情,是似曾相识,就如同剑桥的精神,给人一种指引。通过引导、探索发现、创作实践、沟通表达,不断重复培养孩子的”思维与表述方式”,让创造力思维能够通过日常的反复练习,成为身体反应的本能来面对自我与外界。就如同剑桥精神,感染着每一位学生,多年后变成他们的一部分,并获益终生。

  2017年,韩东方下定决心,做蕃茄田艺术的投资人。“当时就觉得自己一直以来要改变传统教育模式的心愿不再乌托邦。”

  她说,蕃茄田艺术研发团队成员均为专注儿童艺术教育10年以上,且均具有艺术与儿童教育双重背景的教学艺术家。同时有海内外儿童艺术教育学术界的专家顾问团定期给予指导及交流,确保课程体系的精益求精。

  结缘蕃茄田艺术1年多,韩东方已签下四家蕃茄田艺术校区,两家在她的家乡呼和浩特,两家在上海的世纪公园区域。今年年底,她还计划再签下一家上海校区。面对她的雄心壮志,朋友总会关切地问她“签约节奏是不是太快了?”她说:“孩子们太需要好的教育平台了,既然我已经遇到了,就希望更快带给他们。”

  如今住在上海,但乡情难忘。成为蕃茄田艺术投资人后,每次回到家乡,韩东方经常去看当地的教育机构,去观察自己身边的朋友、同学,去发现当地人在培养孩子的时候会注重哪些成果和目标。“与时俱进,方能做最好的自己。”

  她说,“上海和呼和浩特的教育有很大差距。呼和浩特整体的城市发展和人们的理念,与上海相比,可能有8-10年的差距。呼和浩特的大多数人还是比较传统,对美育的了解很少,大部分人还是抱有她父母辈当年的传统教育理念。”

  当然,“如果我不去剑桥,或许我也不会改变。但如今,既然我获益了,我就有责任让这份改观带入我的家乡。”

  剑桥很远,但蕃茄田艺术却触手可及,她要把这个艺术中的剑桥带进呼和浩特。“我知道,可能会遇到一些来自价值观念上的阻力,但我有信心可以攻克。”这就是剑桥的自信,也是未来孩子们值得拥有的品质。

今日相关新闻

  • 达芬奇除了30亿的《救世主》 还留下了哪些传世
  • 近日亮相刘海粟美术馆的“意象江南”大展齐聚
  • 北京文艺网·2018十大艺术热点
  • 维也纳议长:将合作建立成都-维也纳音乐艺术发
  • 生鱼片也能用来玩艺术?这位烹饪家告诉你还真